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青龙论坛76876 >

青龙论坛76876

南宁柳沙居民饱受异味侵袭 业主阳台贴臭字抗议

  “从半岛到臭岛“柳沙,在臭味中窒息”“柳沙,又臭了”从2009年至今,关于“柳沙臭味”的帖子在南宁不少本地网络论坛上层出不穷。随着今年7月酷暑来临,近几日“臭味再次来袭”的微博被大量转发、评论。7月15日,业主的抗议达到高潮:在柳沙半岛的大观天下小区,几栋房屋业主在阳台统一贴出大幅白底红字的“臭”字

  当地居民称,作为拥有“联合国人居城市”头衔的城市,良好的城市环境本应是南宁市格外呵护的资本。“除臭”拉锯战一战三年,为何不见成效?伴随着温度高低变换,臭味交替来袭,他们的耐心在一次次夜半臭味熏陶中消失殆尽,最终将大大的“臭”字贴在了自家阳台以示不满。

  臭气扰民,南宁市城管、环保部门承诺“会解决”,但却未彻底履行承诺。“天一热又臭了”的循环如噩梦一般让居民忍无可忍,并质疑政府部门为何“一戳一动”?对此,城管、环保部门称臭气污染源来自城南生活垃圾填埋场和附近养猪户的猪粪,他们将尽快关停垃圾填埋场。

  柳沙半岛三面被曲折流过的邕江环绕,是南宁市近几年来重点打造的纯商业居住区,拥有大观天下、半岛半山、临江阁等近十个小区,不远处还有广西招待重要宾客、举办国际性会议的某高档山庄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校,被称为南宁的“国宾区”。

  这样一个地理位置优越的半岛,从2009年以来却饱受臭味侵袭之苦:邕江对面的城南垃圾填埋场、养猪场、医疗垃圾焚烧中心在作业时散发出的恶臭与浮尘,时常将半岛笼罩,居民苦不堪言。

  大观天下小区是半岛上规模相对较大的一个楼盘,由于靠近南宁市的母亲河邕江,房屋价格在南宁市一度不菲。小区业主陈洁女士购买了一套最临江的“江景房”,2009年装修完,2010年5月入住。“一入住就闻到了臭味,当时心里特别难受。”陈洁告诉记者,她有两个小孩,大的三岁多,搬到小区后时常咳嗽,她自己也患上了鼻炎。

  “后来怀第二个孩子时我很害怕,甚至想搬到别处。据我和其他业主交流所知,小区确实有好几个孕妇发生流产,很多人怀疑与臭气有关。”陈洁说。

  记者走访一些柳沙半岛的居民发现,大部分人都饱受臭气之苦。“臭气一阵一阵的,有时是半夜,有时是中午,不定时,臭气一来我们就立即关紧门窗。”柳沙半岛旺角小区业主梁先生说,自己倾尽积蓄购买这套房产本为图个环境清幽,没想到最基本的“呼吸权”都得不到保障。

  “致某某*长的一封信”、网络发帖、邀请媒体介入三年来柳沙业主使出了种种招数推动政府解决这一问题,最终为此负责的环保、城管部门也拿出了对策,但却始终停留在“推一下动一下”的层面,没有彻底“除臭”。

  位于邕江对岸离柳沙半岛不远的城南生活垃圾填埋场、医疗废弃物焚烧中心、养猪场,自臭味侵袭以来,环保部门的调查解释让柳沙居民大多都知道这是臭味的三个来源。

  城南生活垃圾填埋场一负责人说,填埋场是南宁市唯一的垃圾终端处理场所,每天承担全市99%的生活垃圾处理,最初设计日处理量是1200吨,现在每天近2300吨。超负荷的垃圾增长量不但增加填埋作业量,也不可避免延长了作业时间。

  上世纪90年代垃圾填埋场选址在柳沙半岛附近,当时半岛人烟稀少一片荒芜,填埋场作业尚不会影响到市民。随着城市快速扩张,柳沙半岛几年内被开发成了商业住宅区。垃圾填埋场距离半岛的小区直线距离不过两三公里,散发的臭味成为当地环境顽疾。

  由于生活垃圾归城管部门负责,南宁市城管局也对“臭”负责。据城管局工作人员吴希玉介绍,从2010年11月16日起,南宁市医疗垃圾焚烧中心关停,如今臭味污染源主要是城南垃圾填埋场及周边大量猪舍和焚烧废旧轮胎煮猪食散发的气味。

  2011年7月,南宁市启动投资700多万元的城南垃圾填埋场除臭应急工程,对垃圾渗滤液调节池进行清淤和排水处理,在垃圾渗滤液调节池上增加2.5万平方米的浮动盖系统;启用“高压喷雾风炮系统和常规喷淋系统”控制臭味散溢,其中13套半固定远程风炮、1套车载式远程风炮和1800米除臭防雾墙已于今年5月投入使用。

  吴希玉介绍,2台洒水车和13套风炮对填埋区全场表面喷洒微生物除臭剂,这种除臭剂在加速垃圾发酵分解、减少垃圾体积的同时,能抑制腐败细菌的生长,减少氨、硫化氢等恶臭气体的产生;沿填埋库区A区至渗滤液调 节 池 这 段 垃 圾 场 下 风 口 安 装 长1800米、每杆高10米的双层喷淋雾墙,昼夜工作,减轻臭气扩散。

  2012年7月9日启用无土喷涂覆 盖 技 术 , 加 购1 0万 平 方 米 的H D PE膜,将于今年7月底对填埋库区B区进行覆盖,实现除作业面外的全膜覆盖;协调深圳专业除臭公司加大人员和设备投入,协调广西洁通公司加强垃圾填埋气体的收集和焚烧。

  据记者了解,填埋场外有百余养猪户,家家都养着数十头猪,猪粪不经处理直接排放,猪舍污水横流,猪粪与煮的猪食都散发着令人难以接受的味道。而养猪区域与柳沙半岛一江之隔仅距不足千米。目前,南宁市城管局正在协调多方部门加强养猪场管理。

  “柳沙臭味扰民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垃圾填埋场其实也很无辜,当初建场时也没想到这么快对面就建起了楼盘,城市化加速必然造成环境负荷加重,因此现在政府要做的是亡羊补牢,一方面采用更好的技术除臭,一方面考虑重新规划垃圾处理场。”网民“咔咔”发帖称。

  来自南宁环保、城管部门的消息称,城南垃圾填埋场有望2013年底彻底关闭,届时臭味可基本清除。南宁市目前正在调研选址新的垃圾填埋场。

  垃圾围城是目前最常见的“城市病”之一,更是不少地方发展中的难题。南宁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调处督查科科长黄海保认为,目前南宁还没有达到“垃圾围城”的程度,但是应当防患于未然,引导市民做好垃圾分类,提升垃圾终端处理的环保级别,并减少垃圾产生量“最大限度地减少垃圾量,垃圾填埋场才能够长期使用。”黄海保说。

  首先,加强垃圾填埋作业管理,缩小填埋作业面并加大雨季垃圾污水的抽排力度;其次,继续聘请专业环保公司在垃圾场开展专项除臭,结合实际加大除臭频次和药剂浓度;第三,继续采购覆盖膜尽快完成对垃圾库区的全膜覆盖;第四,加快南宁市静脉产业园项目前期工作,争取早日关停城南垃圾填埋场。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静脉产业园是指建立以静脉产业为主导的生态工业园,通过静脉产业把传统“资源-产品-废弃物”的线性经济模式,改造为“资源—产品—再生资源”闭环经济模式,实现生活和工业垃圾变废为宝循环利用。人们把将废弃物转换为再生资源的企业形象地归入“静脉产业”,因为这些企业能使生活和工业垃圾变废为宝、循环利用,如同将含有较多二氧化碳的血液送回心脏的静脉。

  2011年6月,南宁市决定在江南、江北各建一座静脉产业园,目前主要建设江北园。南宁市静脉产业园(江北园)已于2011年8月获得南宁市发改委的立项批复,包括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2000吨/日、卫生填埋场(配套焚烧厂用)600吨/日、1400吨/日污水处理;600吨/日炉渣综合利用;100吨/日飞灰处理等。项目总投资为120354万元,现已完成规划方案的编制和规划蓝图的项目用地相关手续。新建的静脉产业园预计在2至3年内初步投入使用。

  广西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城市垃圾处理研究专家冯庆革则认为,解决城市垃圾问题根本在于培养市民的垃圾分类回收意识“现在我们的公民还没有形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投弃的习惯。”冯庆革说,可燃垃圾可以焚烧发电,大的电器垃圾应当由电子垃圾专业机构处理,垃圾分形式、分时间、分地段存放处理,才能减少对环境的破坏。

  “现在我国的垃圾处理大多是政府包干,非营利开展。面对攀高的垃圾处理费用,应当形成政府、企业、民众三方之间的产业利益链,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城市垃圾围城。”冯庆革说。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