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正挂挂版 >

香港正挂挂版

四大文明古国中为什么古埃及文明能比中国早三千多年?

  时间在风沙里慢慢流逝,那些曾经鲜活而明媚的人,有过血流成河的哀伤,也有过上下同庆的激越,如今却早已化作了书页间黑白而分明的文字,凝成了烟雨中沉默的古物。最东边的中国,最西边的埃及,还有夹在中间的印度与巴比伦,如今被视作人类最古老也最神秘的篇章。

  四大文明各有特色和出彩之处,其中,古埃及起源于公元前5450年,并在公元前3150年建立起大一统的王朝,其终止时间有些疑问,不过一般认为是公元343年。两河文明形成于公元前4000年,古印度文明形成于公元前2500年,中国文明则形成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

  大约在公元前5450年左右,古埃及文明初步形成,一座座城邦在肥沃的尼罗河泛滥平原上建立起来,进而形成了国家,而同一时间的中国,我们的先民才刚刚在河姆渡等地区结成部落,虽然已经掌握了水稻种植、驯养家猪等技术,但距离建立国家还有些遥遥无期。

  等到公元前3150年,古埃及完成了南北统一的任务,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个统一国家。而夏朝建立则是公元前2070年,两者相差了一千多年年。

  在公元前332年的时候,来自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攻下埃及,古埃及文明就此被希腊文明所取代。 当然,也有史学家认为亚历山大之后埃及人还秘密建立了托勒密王朝,这个王朝直到公元前30年才宣告灭亡。

  古埃及文明的发展为什么这么早?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大家得先对那个时候的原始世界有所认识。

  并不是说,文明率先在埃及开花结果,就意味着埃及之外的地区荒无人烟。在当时的世界,远古人在世界各地艰难求生。只不过有些人发展的快,有些人发展的慢而已。

  有的远古人还在迎风沐雨,艰难地和野兽搏杀谋求生计,但有的远古人已经结成大型部落,产生文字语言,学会生产武器。 四大文明古国,就是发展的比较快的那几位。

  按照我们的观念,文明的产生具有一些条件,例如农业得到发展、出现城市、出现国家和阶级、发明自身的文字等等,而判断文明是否发达的唯一标准则是——生产力。

  每年时至六月,红鹤飞临的时候,尼罗河就会开始泛滥,高涨的河水冲上河滩,直到十一月才会退去。 当尼罗河水退去后,留下的是大片大片广袤而积留着肥沃淤泥的河滩平原。 这是天然的肥料,这意味着在尼罗河随意地播撒下种子都能迎来丰收。

  在那个时候,大部分部落的生产方式都是游猎。在当地容易获取的食物耗尽之后就需要搬迁,这些食物包括果树、容易狩猎的小动物等等。因此,原始氏族具有流动性。

  此外,原始氏族还具有封闭性。每一个原始氏族都有自己的语言、习惯,如果这一地区涌入了其他部落,那么,当地的资源很快就会耗尽,这是因为原始人的开采水平较低,一些现代人可资利用的资源古代人却无能为力,也就意味着当时环境的人口承载力更低。

  因此,大部分原始氏族都不愿意与其他氏族进行交流,也没有必要交流。 这也是大部分地区远古文明发展缓慢的原因。 在现在的非洲,还有一些地区的原始部落保留着迁移的习惯。

  定期泛滥的尼罗河为定居的原始人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在有充足食物的情况下,原始人并不愿意搬迁,从而有了在当地定居并发展文明的机会。

  随着定居在尼罗河部落的增加,部落与部落之间不得不进行交流,这么一来,统一的语言就有了形成的可能,互相的交流更会促进文明的发展。

  在彼此的交流之下,文明开始迅速的发展,石磨具、石镰刀等工具开始出现。借助这些工具,古埃及人开始修建一些简单而有效的水利设施,使得农业产出进一步提高,人口快速增长。尼罗河流域马上开始挤满部落,一片混乱之中,埃及人需要秩序。

  秩序是打出来的,连年的战争让古埃及人进入了更快速的发展阶段,为了应对战争,需要有更高效的组织,需要团结部落内每一个人的力量,这就产生了从部落向邦国发展的动力。

  最终,在尼罗河沿岸定居并生存下来的农耕部落,如同一颗颗明珠点缀在尼罗河两岸,他们就是古埃及最初的邦国。

  古埃及文明,实际上是当地生产者利用生产工具,在尼罗河的馈赠之下迅速发展起来的。值得注意的是,在古埃及邦国诞生之后,古埃及文明发展的速度同样令人瞩目。

  一个君主专制王朝的建立,需要种种条件。例如,一定的经济发展程度,需要能够养活起大量脱产官员和皇帝,但古埃及还有一个秘密武器,那就是在古埃及的湿地与沼泽上,生长着的独特植物——莎草。

  这些莎草,经过一些相对简单的处理,就可以被制作成古埃及特有的高质量纸张——莎草纸。可以说,莎草纸的出现有力的推动了古埃及的发展。

  古埃及法老声称如何应对死后世界的知识,就在《亡灵书》之中,随后他将《亡灵书》作为一种赏赐赐给立下大功的臣民。《亡灵书》在古埃及迅速走红,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贩夫走卒,都迫切地想要有一套《亡灵书》,以庇护自己死后的魂灵。为了能有更多抄写工,古埃及专门开办了教人读书的学校,由此,大量的古埃及平民学到了知识。

  起初古埃及法老并不在意这些多出来的识字者,但很快,他发现平民们会读书写字,也就可以学习如何治理国家,就可以当官。有了平民官员,他就不会受制于贵族,这么一来,就有力的推动了古埃及的君主专制形成。

  “埃及人所获土地的收成真可说是不劳而获...他们不必犁、不必锄,就可收获到一般农夫必须辛劳才能得到的成果。他们只等待大河水涨,灌满沟渠田畴,水退后,他们随即播种。然后赶猪下田,以便把种子踩到泥土中,当猪把种子踩入泥土后,他们就等着收获了...然后送谷入仓。尼罗河不但给埃及的田里带来水,带来沃土,而且还在其沟渠池沼里留下不少水产动物。居民只要把蚊帐拿到池塘里捞一捞,便有吃不完的鱼虾。”

  一条大河穿过国家,人们自然地集中于大河两岸,人们一集中,就产生了管理问题,就需要统治组织、宗教组织、法律、军队等等。这么一套程序走下来,文化、文字、艺术等等方面也会随之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古代文明会在这些地方率先结出果实。

  不过岁月流逝,我们如今也只能笑着缅怀古埃及文明了,毕竟他们早就消散在风中数千年,而我们仍然是执棋的棋手。